不怕坐10年监狱!16岁香港示威者“因为这是一场

不怕坐10年监狱!16岁香港示威者“因为这是一场革命”  https://www.aboluowang.com/2019/0807/1325954.html
 

 而家成个银包得番10蚊,应该可以够我环游世界!」,年仅16岁的「暴龙」苦笑道。一场反送中运动,叫这位中学生失去快乐的暑假时光、亲密的家庭关系,更近乎耗尽所有积蓄。本可和朋友聚会用膳,却只能瑟缩在家,不费一分一毫,在网络世界收发抗争资讯;等到周末,拿起头盔和口罩,把所有精力花在抗争最前线,买支水也舍不得。看着一位又一位年轻人被控暴动罪,深知被捕风险的他握着那唯一一张纸币说:「我都做好心理准备,有机会坐10年监。」

由6月9日开始,「暴龙」几乎没有缺席任何一场「反送中」运动,「6.12我企喺(解放军)军营对出,食咗4、5粒催泪弹……」首尝警方武力时,他那颗反抗的心未烧得最热,直至6月21日从早到晚包围警察总部,「我就上咗警总前线架铁马,之后有人叫我走……返到屋企睇到直播,见到手足俾人包围……就非常心痛、心酸」。

见证警察向示威者肆意滥暴,激发他越走越前。要冲锋陷阵就要有装备,他前后用过3个头盔,全是前线物资站供给。至于防毒面罩,就有热心人透过中间人表示愿意资助,于是他拿着金钱走到五金店,硬着头皮说要买,「老板一听到就知我去边度,打咗个7折畀我哋。」

 
 

不计受捐助的钱,「暴龙」的积蓄一直只有40元。「返学嗰阵,(家人)每日会畀30、40蚊,有时都已经要问朋友借钱食饭……放暑假唔系日日畀,好多时都留喺屋企,喺屋企搵嘢食……有时朋友约我去饭局,我都去唔到。担心迟啲会冇晒朋友。(点解?)因为我抽唔到时间陪佢哋。」到要抗争的日子,他早上在家尽量吃饱,然后走到最前线帮忙,不断的跑动和忙碌令他全情投入,忘却了饥饿和口渴,直到回家才再吃饭。「7.21晚我喺林士街停车场对出,我企到防线嘅第二排,拎住盾,帮手顶住,撑到12点先走,全日冇食过一啖饭、冇饮过一滴水……其实我应承过唔会企前面,但唔知点解会越企越前,解释唔到,但一啲都唔惊、唔累。」

即使再悭,他储到的钱始终有限。「6月26号嗰个礼拜,(家人)直头冇畀零用钱。(家人知道你去抗争?)系。」辛苦储下来的零用钱随即归零,之后断续下来,始终储不到100元;7月21日后,他的钱包更连续个多星期只剩一张10元纸币、一张八达通、一张身份证、两张抗争支援资讯卡片。坚称不愿意接受现金援助的他,最后也迫于无奈接收来自有心人、总值300元的现金餐券,「不过到而家都未用,因为要悭住使……因为一定有啲时候,有啲朋友要帮助,到时我可以帮佢。」

「暴龙」说,妈妈始终反对他参与抗争,这个半月以来,母子关系陷入前所未见的谷底。「(家人点讲?)例如话,『如果你继续咁样,我就报警拉你同唔畀钱你。』(真系话要拘捕你?)系。甚至有警告过,会去前线举牌叫我返屋企,牌上面会有我个名。」他尽量避过家人耳目,例如把装备收进房内最隐蔽位置、趁家人不注意时一口气冲出家门,「不过试过返到嚟,都未开门佢已经闹紧。(会闹乜嘢?)话我搞乱香港,现今社会好地地,做咩要争取啲咁嘅嘢呢?觉得我嫌命长。(作为儿子听到这番话,系咪特别心痛?)系,但冇喊到,因为有更重要嘅嘢值得我关注。」

他认为自己一直在做正确的事。「呢个政府咁衰、警队咁衰,呢个仇,点可以唔报?」逆权运动持续近两个月,他称只能延续各种可行的手段,保持反政府情绪,「集会我会去、勇武我会去,唔使再谂再拣,行出嚟先至有用。」

有44名参与7.28上环冲突的人士被控暴动罪,其中2人和「暴龙」一样未成年。被问到是否害怕牢狱之苦,「暴龙」的笑容一点也不苦了:「有谂过,但系我唔担心……因为我都预咗俾人拉,我都做好心理准备,有机会坐10年监。(点解?)因为呢个系革命。」再问如何作心理准备时,他先是语塞,后再答:「冇,keep住做住心理准备……。」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相关文章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