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者:港人关心政治 大陆民众未必不会变 https

学者:港人关心政治 大陆民众未必不会变 https://www.aboluowang.com/2019/0807/1325881.html
 

 自6月份,香港民众反送中至今,港警共使用约1800枚催泪弹、170枚海绵弹、300枚橡胶子弹。图为8月5日香港警方在大埔警署附近的新兴花园发射催泪弹。

香港“反送中”运动延烧,法国汉学学者高敬文(Jean-Pierre Cabestan)认为,香港人1997年以后越发关心政治,现在看似不关心政治的中国大陆人,未必不能像香港人一样改变。

中央社报导,香港民众为了反对《逃犯条例》修订草案,持续发起抗议行动,从街头运动到罢工、罢市、罢课,包括法国在内的许多欧美国家都相当关注。

这项由香港政府推动的草案若通过,将可把司法案件被告送往中国大陆,一般称为“送中条例”,经众多香港民众上街反对后,香港特区政府宣布暂缓修订,但群众持续要求撤回草案、成立独立委员会调查警察暴力、释放被捕抗议人士等。

法国《费加洛报》(Le Figaro)就香港事态发展,访问在香港浸会大学任教的高敬文。他认为,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最初是出于“盲目”才推动这项草案,她很快就获得北京支持,期望尽快通过,但她一定没料到香港人会这么大规模反对。

高敬文说,港府宣布暂缓修订草案,而不是撤回,是北京做的决定,在这件事上,北京才有最终决定权。

有关警察对抗议民众施暴的控诉,他表示,明面上,警察听令于行政长官,实际上是透过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(中联办)、遵从中共公安部的指示;他从自己的消息来源得知,北京暗地派遣一些从广东来的警察,他们和香港人说相同语言,易于融入人群,这是相当重要的发展,林郑月娥在内部安全议题上,其实无法完全作主。

记者提到,“一国两制”已遭严重破坏。对此,高敬文说,理论上,北京只能插手香港的外交及国防事务,但事实上,北京近期已涉入香港安全管理事务。

他说,“反送中运动”发展到7月1日左右,转为香港全面民主化运动,呼应2014年争取真普选的“雨伞运动”,伞运当时是失败收场,若认为北京这次会有不同的决定,就太鲁莽、太理想化,他不太相信中共会让步。

高敬文说,很多香港人认为,即使不知道北京会怎么做,也必须动员,多达200万名香港人要求全面民主化,这是一场谁也不知道出口何在的危机,大家都在想北京和林郑月娥将如何解决。

记者询问北京目前不采取军事干预的可能理由,高敬文表示,理由之一是要维持“一国两制”的可信度,另一个则是为了香港的社会、政治及金融稳定。

高敬文说,习近平的操作空间很小,他别无选择,不能置之不理,若北京干预、任命一名党委书记来治理香港,想想那会是什么情况,中共权力阶层很清楚香港反共,到时大家都会想离开香港,甚至可能出现乘船出逃的难民。

记者提到,1980、1990年代,外界对香港人的印象是汲汲营营逐利、不关心政治。关于这一点,高敬文说,1997年香港回归中国大陆,促使香港人关心政治,因为中共由一党独大、扼杀自由的共产党领导,这证明人是可以改变的,对北京来说,这也是一个教训,“因为谁能说现在不关心政治的中国人,不能像香港人一样改变呢?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