陶杰:“杀光香港人”的风险正在增加——山雨

陶杰:“杀光香港人”的风险正在增加——山雨欲来 https://www.aboluowang.com/2019/0831/1336631.html
 

香港六月风暴,亲中阵营和警方称黑衣示威人士为“曱甴”,也就是蟑螂,被指为散播仇恨言论。危机深化,大陆网民有称要杀光香港狗。

喧骂铺天盖地,若有一日戒严而军队接管香港,轻则“二二八”事件重演香港版,因有“香港民族论”之出版,亿万大陆网民认为香港人人想港独。巨大“民意”支持,不止“六四”,一旦美中大战逼近,大陆民族危机加剧,已经煽动得差不多,香港将来发生“灭族”(Genocide)、即“杀光香港人”的风险,正在增加。

一七九二年九月,新成立的法国革命政权,遭到欧洲各国皇室军队围攻,巴黎暴民将巴黎各监狱里的几千名囚犯,刀砍斧劈杀光,史称“九月屠杀”。

一九五〇年,韩战爆发,美军登陆仁川,新中国政权大为紧张,即大举残杀地主和国民党残留的官兵,包括抗日名将和内战时向共产党投诚者,杀了超过四百万。

且不说改朝换代时流寇张献忠杀光四川人口。一百年来,土耳其杀灭亚美尼亚族、波布赤柬屠杀华侨和高棉知识小资阶级、非洲卢旺达多数的图图族屠杀少数的图西族。到二〇五〇年,人口已经百亿,人类隔代总有找一个借口屠杀异类的原始兽性冲动。不论是法西斯还是共产马列,俱以民族或阶级仇恨驱使。这一次,十三亿中国人对他们认为七百万正在谋独立的香港人,形势气候的磁场,网络暴戾,又出现了这股苗头。

哲学家维根斯坦说:许多人不能察觉灾难的降临,因为事物就在人的眼前发生。换言之,因为种种事物迹象,简单而熟悉,才会被忽视。

一百年来由中东到远东,由中亚到非洲,大规模的种族屠杀发生得太多,令西方文明社会也渐觉麻木,以致无人再在关键时候敲响警钟。

一七五五年,里斯本大地震,死亡数万人,其时欧洲处于思想启蒙时代,知识分子对尸横遍野的景象,大感震动。康德大恸,连写三篇文章,讲述地震灾劫。伏尔泰和卢梭纷纷跟随。欧洲各国征求悼文,普鲁士取消了几个月之后的嘉年华。

那一年歌德六岁,欧洲人人在谈论大地震,此一惨剧成为他初识人事窥世界的第一扇窗口。那是一个有情的世代,因为有感觉,所以悲哀,所以产生一代伟大的哲学家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